主页 > I生活篇 >《秋山专栏》学生的谏言,市长该要汗颜 >

《秋山专栏》学生的谏言,市长该要汗颜

《秋山专栏》学生的谏言,市长该要汗颜

六月份,一向是各级学校的学子们毕业的季节。今年的凤凰花开,却多了不一样的插曲。

高雄市长于日前出席年度例行性的市长颁奖给优秀毕业生并与学生合影的场合,先是国中毕业学生当面对市长表示「选总统很可笑」、隔天高职毕业学生以自製 T 恤「溜之大吉」讽刺市长违背自己在选前给予选民「不会落跑」的承诺。于是,社会舆论掀起轩然大波。先不论广大韩粉与韩黑之间的政治立场论战,一般民众的亲师脸书社群、Line 群组间,也不乏此事件的相关讨论。其中,最值得深思的就是,学生是否应该、是否有权利质疑、评论民选政治人物?学生是否「只要好好读书」就好?

《秋山专栏》学生的谏言,市长该要汗颜

持反对之论者,不外乎「学生的本分就是唸书」、「学生没有公民权(投票权)」、「学生连缴税都没有,没有资格批评政治人物」、「学生呛声大人是不礼貌的举动」、「学生这样的行为没有家教」、「学校教育失败」……等论述。

身为教师,本着同样为教育者的角色,要告诉这些反对、批评者的是:

民选首长、代议士们,本来就是人民可以评论、监督的公众人物,并不分成人或是未成年的学子们。

学生在教育阶段要学习的,不外乎是教科书上的学科知识、以及学习成为一个国民(公民)所需要的各种认知与思辨能力。不只是英文、数学、理化而已!

《秋山专栏》学生的谏言,市长该要汗颜

学校毕业后的成人们,常常批评台湾的教育体制死板、只追求考试高分,或是批评考试只考记忆背诵,没有思考或是让学生表达自己想法的机会。

然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根植于华国千年儒家思维的价值体系,仍主宰着许多人们的潜意识、价值判断。人们才会如此自然的反应与责备「晚辈(学生)怎幺可以批评(质疑)老师、长辈、主管、上司…….,甚至……市长?」

若是看过完整事发经过的新闻画面,学生们的表达方式与言语内容,已经属于相当平和的表现方式。相较大人们在现实社会里,各种肢体言语暴力或是不同立场互相攻击的行动,这样的表达方式,并不过分或是说多不恰当。

笔者是一个会将各种国内外时事,与课程内容结合讲述的老师。

每次大选,都是这个民主体制给予下一代最适当、最在地的「政治社会化」的学习机会。

从「韩流」风起云涌迄今,多次在课堂与高国中学生,透过不同的角度意见交流。高国中的学生,绝非大人们以为的「什幺都不知道」、「心智不成熟」、「不懂政治」、「只需要唸书」的「孩子」。许多来自于学生口中的见解,着实会让非理性、未具备思辨能力的大人们感到自叹不如。

《秋山专栏》学生的谏言,市长该要汗颜

几乎已成为高雄在地学生眼中「荒谬笑话」的市长,并不会因为几个学生在这样公开场合的劝谏,而改变他要参选总统的雄心壮志。荒腔走板的市政乱象,也只会是韩市府用来当作「中央卡韩」的推託藉口。

有如「国王的新衣」故事里的小孩,用最直白的话语,戳破大家不敢说出来的虚假谎言泡沫;以获奖身分,在与市长合影机会的短暂时间中,对市长谏言「专心市政」,以目的与表现方式,并无太大的不妥。

《秋山专栏》学生的谏言,市长该要汗颜

若要说行为不妥、不适宜、不应该的话,信口雌黄、背弃自己选前承诺「不会溜之大吉」的市长,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该汗颜的,是韩市长。

相关推荐